社交媒体带给我的困惑

吕小荣
·
·
最初发布于 mednoter.com

朋友之间的责任

没有社交媒体之间,即使我和周围的人有不同的观点。因为吃住在一起,工作在一起,玩在一起,低头不见抬头见,价值观相悖的,却承担了朋友的责任。

有了社交媒体之后,人们可以迅速找到“志同道合”的朋友,哲学,艺术,政治观点,但人与人之间关系也仅限于神交,准确地讲是点赞之交。古代的杜甫饥寒交迫时,高适还寄了些钱给他。网上的伯牙子期,在现实生活中彼此不用承担责任和代价。我生病了,他们不会过来看我;我缺吃的,他们也不会风尘仆仆的给我送食物。这种彼此不承担责任的关系,算真正的友谊吗?

辩论无序

社交媒体上也加速了人群的分裂。人们互相标签化,水火不容。你骂我走资派,我骂你小粉红。你热爱中医,我对中医嗤之以鼻。大家讨论问题时并不是三段论,而是先问候彼此的父母。

拉黑

当拉黑一些人时,我心里也在犹豫,这么多年的情谊,有必要为这点事上纲上线吗?我并不一定是对的,即使我是对的,每个人都是有限理性,我在更理性的人面前,也是个弱智啊。既然都是弱智,何必互相拉黑呢?

如果把所有不对胃口的人拉黑,会发现剩不下几个朋友了。

如果不拉黑,彼此之间又要小心翼翼隐藏了内心的价值观。通过分组发送合适的内容给合适的人群。虽然表面客客气气,但这种泛泛之交像塑料花,虽然艳丽,并无实质的共鸣。

如何尊敬长辈?

我几乎不看家庭的群。因为岳母天天在微信里天天释放一堆诈骗信息,假新闻,传销,标题党。

如果父母价值观和自己不同,观点更重要,还是亲情更重要?孝敬父母难道还要加个前置条件 “价值观相同”?

理性上我觉得要孝敬父母,但是情感上我又暗自庆幸不再和她住在一起了。岳母被传销组织洗脑,天天逼着我们入伙加入她的鸿图大计。刚有小孩的那三年,简直是我的梦魇,和她生活在一起每天要浪费大量的时间抵抗她,给她解释她被骗了。

谴责不公义与明哲保身

社会上发生不公义的事情,我们如果要谴责它,谴责的尺度该怎么掌握?谴责太多,那些喜欢平平淡淡的人就会觉得你是异类,不和谐,愤青,喷子,开始拉黑你,甚至孩子也要承担这种压力。

但是天天分享一些吃喝拉撒,钞票房子,旅游滑雪,生活感悟,这种沉默又让我觉得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。如果有一天不公义发生在自己身上,其他人也会装睡。

我只有问题,没有答案,或许以后会有答案。

评论
社区准则 博客 联系 反馈 状态
主题